凉城遒若物流(服务)有限公司

原创以《窦娥冤》为例,聊聊关汉卿的作品都蕴含了什么思维?

admin 2020-04-02 19:44 未知

原标题:以《窦娥冤》为例,聊聊关汉卿的作品都蕴含了什么思维?

元朝戏弯是中国历史上最有特色的戏弯艺术宝库,它如染房般将歌舞、文学、音律等栽栽色彩融为一体,在杂剧兴旺崛首的时代,涌现出一批批惊才绝艳之人,关汉卿便是其中翘楚。

关汉卿的作品在一多元杂剧中别有味道,他风格犀利冷漠,却又不乏浪漫色彩,望似在写别人的故事,却往往能让望官望到本身。后人评价他“是如少女临杯,使人不忍对视”,他的作品阅读周详,往往被望作是元杂剧的代外。

一更将以《窦娥冤》为例,来聊聊弯圣关汉卿的作品所蕴含的思维。

关汉卿生平

文人才子多生于宁靖太平,仿佛只有歌舞宁靖,才能引发灵感。而关汉卿却正益相逆,他生于悠扬担心,战乱不息的金朝末年。在这个许多人都四海为家的时代,寒窗苦读这四个字,无疑是一栽糟蹋。关汉卿很交运有医户世家这个身份,才能让一身才华不被淹没,不至于如杜甫般茅屋为秋风所破。

除出身医户外,吾们对关汉卿的晓畅少之又少。元朝竖立后,他仿佛从天而降的才人,忽而出现在人们眼前。关汉卿一生自在,自称是“是个蒸不烂、煮不熟、捶不扁、炒不爆、响当当一 粒铜豌豆”。

他不慎文人的自持,频繁出入瓦弃,与各个阶层的人来去,故他的作品贴近生活,更容易为人批准。他创作雄厚,据统计,单单是杂剧便有六十余部,更无论散弯和幼令。

打开全文

关汉卿给世人的印象是狂放不羁,是浪人,但有才子的地方便有风流。据传,关汉卿曾有意杂剧演员朱帘秀,还专门为她做了一首弯子——《一枝花赠朱帘秀》。

“愁的是抹回廊暮雨潇潇,恨的是筛弯槛西风剪剪,喜欢的是透长门夜月娟娟。凌波殿前,碧玲珑掩映湘妃面,没福怎能够见。十里扬州风物妍,出落着天神。恰便似一池秋水通宵展,一片朝云尽日悬。你个守户的老师肯相恋,煞是可怜,则要你手掌儿里奇擎着耐性儿卷。”

弯中虽未直接写出对朱帘秀的瞻仰之意,但字字句句都在表彰她的光彩。关汉卿用千串珠,来写她歌喉的圆润,用光影错落,来写她舞姿的婀娜。关汉卿用“千呼万唤首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手段将一个风雅美人的现象,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只怅然两人的终局只是友人,但在田汉创作的话剧《关汉卿》中,却别开生面地将朱帘秀写作关汉卿一见属意的意中人,也算是让两人的故事得到完善。

关汉卿的悲剧作品

关汉卿之以是写悲剧,与他生活的环境亲昵有关,他固然家境优渥,但他自幼便见惯了搏斗带来的生离物化别。在他成长过程中,陪同着的是一个新兴的游牧民族,取代了物质文化高度雅致的民族,在这个法度损坏平民,处在阶级与民族双重强制的过程中,在这栽环境下成长首来的,只有悲剧。

他虽是才子,却贪恋瓦弃与平民交去,清淡平民虽不及给他富贵,却能让他见到人生百态,对他的灵魂做出洗礼,故他的作品中,主角以幼人物居多。

关汉卿拿手写悲剧,纵使是写乐剧时也往往足够了悲欢离相符。他写的《窦娥冤》被人评价说“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”,在这个剧中,窦娥是个统统的悲剧现象,先是被父亲卖做童养媳,外子物化后又被张驴儿诬陷身陷囹圄,末了被糊涂官员下令处斩,这位蜷弯于一角的女子,被世俗推动着一步步走向幽谷。

《窦娥冤》整个故事情节足够了约束,在故事中,底层平民从未战压服表层贵族,可终局末了,窦娥“血染白绫、天降大雪、大旱三年”的誓言,常见问题却都能逐一实现。且其父亲窦天章高中做官后,又为她逆平平反,关汉卿笔锋一转,将这莫大的冤情写成大团聚的终局。在悲剧酿成后才得以完善,关汉卿仿佛在用本身的手段为其申冤,又仿佛在奚落这个畸形的社会世界不益看。

除《窦娥冤》外,《哭存孝》也是同样的套路,其中有一段说:“既然将二贼子五裂了,与吾存孝孩儿报了冤仇,将孩儿墓顶上封官,邓夫人与你一座益城池养老。你听者:李存信妒能害贤,飞虎将负屈衔冤。邓夫人悲哉苦恸,为夫主遇难遭愆。康君立存信贼子,五车裂物化在街前。设一个黄箓大醮,超度俺存孝生天。”

戏弯作品无外乎悲剧与乐剧,关汉卿的严害之处,便是能给悲剧添一个乐剧的终局,让乐剧中又同化着悲剧。李存孝虽被义父听信谗言杀物化,可凶人最后也被车裂惨物化,让人忧郁中带喜,仇中带怒,云云团聚的氛围,逆而更添重了人们心中的死路怒。

关汉卿悲剧作品中蕴含的思维

① 对现实社会的逆抗

关汉卿的作品如《窦娥冤》、《蝴蝶梦》、《鲁斋郎》等等,都在写幼人物与官僚尊贵之间的冲突。《窦娥冤》中官僚错杀益人;《蝴蝶梦》中皇亲戕害良民;《鲁斋郎》中尊贵欺男霸女。他将两个阶层对比,将幼人物的生命贬矮的一钱不值,望似在写其它朝代,实则是对元代法律的不公平发出抗议。

而他笔下的主人公虽是毫无权势的幼人物,可他们非但异国用幼人物这层外衣来呻吟,逆而敢于与尊贵作搏斗,无论凶霸如何嚣张,如何呐喊,总会有人来讴歌公理。

他的作品虽长于新朝,竖立在这个悲剧的时代,但却不光仅是悲剧的缩影。它异国在悲剧中无病呻吟,逆而在尘埃中开出花来,让多数处在绝境中的平民振奋首来。

② 对幼人物的讴歌

一个时代最不走欠缺的便是幼人物,他们异国举手投足之间让人退避三弃的豪气,也异国袖口一挥便是半个盛唐的才气,可正因有他们,历史才能变得完善。

关汉卿虽拿手写幼人物的悲剧,却总是将这些幼人物美化。在《窦娥冤》中,太守不明是非方向尊贵,为尽早断案,要对窦娥的婆婆用刑。

窦娥深知破破年迈的婆婆无法承受酷刑,便说:“想人心不走欺,委屈事天地知,争到头,竞到底,到现在待怎的?宁愿认药杀公公,与了罪。婆婆也,吾怕把你来便打的,打的来恁地。吾若不物化呵,如何救得你?”

在这主要关头,窦娥宁愿一物化,也要保全孝道,甚至在走刑时,她都担心婆婆望见痛心,拜托刽子手走后街。在望客望来,蔡婆婆自私拙笨,可在窦娥望来,她只是本身要尽孝的老人。关汉卿对幼人物的讴歌,不光外达了本质对幼人物的敬畏,还黑中奚落为政者,让他们自愧不如。

一更说

人们对文人固有的印象,便是如李白般风姿清廉,可关汉卿却正益相逆。在那时人眼中,他便是个“混不惜”。他曾说:“你便是落了吾牙、歪了吾嘴、瘸了吾腿、折了吾手,天赐予吾这几般儿歹症候。尚兀自不肯息。则除是阎王亲自唤,神鬼自来勾。三魂归地府,七魄丧冥幽。”

这望似是毫无理论的狂言,实则饱含了他大胆的提衅。由此可见,关汉卿和他的文章相通,不及单单只望外貌,他所写的悲剧,并不光是催人泪下的读物,更是引人深思的指引者,其中道理,值得吾们去追求。

参考文献:《古典戏弯评论集》《元史类编》《元杂剧的奠基人——关汉卿》《关汉卿作品赏析集》等

图片源于网络,侵权必删!



Powered by 凉城遒若物流(服务)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